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轰隆隆!轰隆隆!

    闷雷滚滚,四野皆惊。

    天空中明明还挂着玉盘似的月亮,但却突然雷声轰鸣,月亮和雷声同时出现,实在是怪异之极。

    封老六的笑声戛然而止,他望着夜空,面露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这一次,轮到我笑了起来,我对封老六说:“封老六,你笑啊,你怎么不笑了?你不是不相信天谴吗?你不是不怕苍天吗?”

    我始终相信,老天是有眼的,封老六这种人,妄图逆天改命,逃脱六道,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,必遭天谴。

    而且这天谴,说来就来。

    “不!我不信!去他妈的什么天谴!老子不信!”封老六疯狂地嘶吼着,嘴巴还是很硬。

    但仅仅几秒钟后,老天爷便教他做人。

    忽听轰隆一记惊雷声响,一道红色闪电如利箭般射下,映红了月亮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那道闪电落在距离封老六不到三米远的地方,在地上轰击出了一个冒烟的大坑,惊得封老六一蹦三尺高。

    封老六虽然宣称自己不死不灭,但是,天雷足以毁灭万物,刚才那记闪电若是落在封老六的脑袋上,必定轰得封老六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“不!不!不!这不可能!”封老六摇晃着脑袋,一脸的惊讶与愤怒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惊雷再起,又是一道闪电落下,这一次,闪电如箭,正对着封老六射下。

    这一次,封老六应该是有了准备,反应迅速,一下子往后跃开。

    在封老六向后跃开的同时,他方才站立的地面上,又留下了一个冒烟的土坑。

    如果封老六刚才不及时躲避的话,他已经被轰击得粉身碎骨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封老六终于明白,惊雷和闪电都是冲着他来的,他真的是惹了天怒,老天爷都要收拾他。

    我看着封老六,嘲笑道:“哎,你刚才不是大言不惭,说什么人定胜天吗?来,老天爷就在天上我,我倒想看看,你怎么跟天斗?”

    封老六的脸色非常难看,他伸手指着苍天,愤怒地咆哮:“我跟你不共戴天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封老六转身便跑。

    我在后面喊:“哎,你那么牛逼,怎么跑了呢?喂——”

    刹那间,惊雷四起,一道又一道闪电从天而降,如同利箭般射下,把四周的山峦映照得一片通明。

    我站在这闪电下面,一点也不惧怕,因为我行的正坐的端,我知道这闪电不是冲着我来的。

    只见封老六的身影如同鬼魅,仓皇地在山坡上奔逃,闪电不断落下,轰击封老六,封老六跑到哪里,闪电便追到哪里,很快便去的远了。

    雷声远去,朝阳坡上又恢复了之前的死寂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封老六今晚会不会死,但愿老天爷能够把他干掉吧!

    我收起修罗剑,回身走向谢一鸣,查看了一下谢一鸣的伤势。

    谢一鸣面露羞色:“别……别碰我的胸……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伸手摸了一下谢一鸣的胸口,谢一鸣立即疼得龇牙咧嘴,倒吸寒气。

    “忍着点!”我的手指在谢一鸣胸口的肋骨上移动,摸了一会儿,我对他说:“肋骨没有断,但是可能存在骨裂,回去上一点药,需要静养一段时间!”

    “骨裂?!”谢一鸣说:“妈的!是我大意了,没想到封老六那个混蛋居然杀不死!”

    “肯定能杀死他的,只是我们还没有找到方法!”我说。

    谢一鸣点点头:“封老六已经遭到了天谴,就算我们不杀了他,老天爷也会灭了他的!”

    我把谢一鸣搀扶起来,然后走到祝老大身边,查看祝老大的情况。

    祝老大在墓坑里的时候,被封老六随手给扫飞出去,也不知道死了没有。

    我伸手探了探祝老大的鼻息,还好,还有气,没有死,应该只是晕厥过去了。

    我走到祝老二面前,替他解开绳子,又帮他取出嘴里的臭袜子,祝老二蹲在地上,张了张嘴巴,打了半天干呕,只吐出一些胃酸。

    我站在祝老二身旁对他说:“今晚的事情你看得清清楚楚,到底谁是幕后凶手,你现在应该明白了吧?”

    祝老二点点头,令我没有想到的是,他居然对着我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祝老二眼角含泪,对我捣蒜般的磕头:“杨大师,对不起,我们三兄弟有眼不识泰山,听信了奸人之言,被封老六所利用,现在非常后悔。之前多有得罪的地方,还望你能原谅!”

    我对祝老二说:“送你一句话,也是送你们三兄弟的一句话,人外有人天外有天,别以为能在幸福村横行霸道,就能在外面横行霸道,你们这点实力,在外面能被人秒成渣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!是是是!”祝老二连连点头,像个犯了事认错的小孩。

    当然,祝老二不可能平白无故跟我赔礼道歉,他的目的很快就来了,他说:“杨大师,通过这几天的接触,我知道你是一个非常有本事的人,现在也只有你有能力对付封老六。封老六已经不是人了,他如果回来找我们麻烦,我们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。所以,杨大师,恳求你帮帮忙,帮我们一起对付封老六!你要多少酬劳,我都给你!都给你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我就知道祝老二不可能无缘无故这样诚恳的跟我道歉,原来是被封老六吓住了,想要寻求我的保护。

    实话讲,我又不缺钱,对于钱财,我是一点都不看重的。

    所以,祝老二想要用钱财收买我,其实一点用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是我并没有回拒他,脑子一转,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我对祝老二说:“你给我的酬劳,我希望你能用另外一种方式支付给我!”

    “另外一种方式?不要现金吗?”祝老二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一字一顿地说:“祝老二,你听好了,你把给我的酬劳,全都发放给那些工人,你之前拖欠了工人多少钱,一分不少,全给别人补上。如果有一个人没有补上,你就等着封老六来找你吧!”

    祝老二愣了愣,随即点头哈腰的发誓道:“一定!一定!杨大师,你宅心仁厚,真是一个大好人!”

    我挥了挥手说:“不用拍马屁,你哥晕过去了,带他走吧,记住我交代你的事情!”

    祝老二点点头,这才从地上爬起来,走过去,背起昏迷的祝老大,一瘸一拐地往山坡下走去。《黄泉阴司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第九中文网更新,站内无任何广告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第九中文!喜欢黄泉阴司请大家收藏:()黄泉阴司第九中文更新速度最快。
安卓版App,同步阅读,不再错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