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皇帝身后,张都都知本来还想安排徒弟们上阵揭发张洛,但是现在这个时刻太有利了,他忍不住自己跳出来,务必要捏死这只怎么打都不死的小强。

    “呵呵,张娘子,欺君是大罪。娘子怎么不说说,如何先结识了金国皇帝完颜阿骨打的呢?”

    张洛眼睛彻底瞪圆了。她根本不知道张都都知这话是什么意思。她只是本能的知道不能照字面来理解。

    于是,她瞅瞅一圈包围她的人的脚,急中生智:

    “我……张都都知,您老拿我寻开心。宫里人才辈出的,小女子只有吃才……”

    既然装娇弱,她张洛没天分,打动不了皇帝,只有装傻了。

    张都都知似乎算好张洛的这个桥段,迅速抖出了一张、一肘宽,两肘长的蓝灰色绫子卷来,双手捧到皇帝的跟前:

    “官家……女真来的国书上写得清楚,张会计‘早有恩于旻(完颜阿骨打的汉名)’……”

    赵佶也不能他说完,就一把把绫子卷扔到张洛的头上: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!”

    这时,一边的九皇子赵构,哆嗦着过来,朝一直没看他一眼的皇帝,叩了一下头,说:

    “父皇或者冤枉张娘子了。这‘有恩’该不是说,当年贾道士收留了女真人质,并与张娘子一起养大的恩情吧?”

    张洛没听明白这话里有话,还在一边点头:

    “可能是吧?小女子实在……想不起还有什么别的事情来呀?小女子以前一直都在师师姐姐那里记账,胡子哥也只是在那里、帮忙扎凭证而已,不曾做过什么呀?”

    赵佶一下子被张洛戳中了两个致命伤,登时真的怒了:

    “你!你……说的什么胡话!便是你父亲照顾不了你,宗室就没有吃的供养你了?需要你自甘堕落?!朕打不死你!”

    说着,赵佶劈手夺了张洛手里的绫子卷,朝着她的头,耳朵和脖子,一阵猛抽!吓得两边的太监宫女和侍卫就都跪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张洛还想拿胳膊挡一挡,谁想到,这看起来文弱的赵佶还很有力气,抽得她嗷嗷的叫。

    她只有一下钻到赵佶的背后,无论他怎么打,她都转着圈的躲。

    “唉吆!张娘子,官家责罚,不能躲啊?”

    “官家,不能再打了,女真还让送张娘子去北边呢!人家还派了大军直取平州呀!”

    “官家,若打死了张娘子,便问不出什么人乘机侵吞了、宫里许给老太监老宫女的钱粮了呀?!”

    “父皇,张娘子也没有做什么,最多……她是贾道士的遗孤,和鞑子一起长大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越劝,皇帝手里的绫子卷,抽得越发快越发狠了。

    张洛终于听明白,这里每个人都在乘机拨火。只是她很困惑,怎么连自己一直很照顾的九皇子赵构,也会在这个时候来害自己。

    人群最后的老陈头却很明白,赵构身为皇子,刚才却极没出息的缩了骨。更要命的是,因为有张洛过于勇敢和果断的比较,旁人还就这个事,挖苦赵构“并非真正的天子血脉”,所以没出息。

    突然,一阵仙乐远远的飘来。

    不一小会,一个打扮得犹如凌波仙子的女人,穿着平月色长锦对排直兜,挂着一条银狐皮搭袄,盘着耸云高髻,由一群衣着鲜艳的仆妇簇拥着,摇曳着过来。

    这美女柳色生香的、抱住了皇帝的下裙,极其优美,但是也极其矫揉造作的福了下去:

    “官家,早先在奴宫里的时候,才说好,不生气的。如今气坏了,可不是白惹得奴家,养娘和大娘子娘娘挂心的吗?那女真的使者,都到了崇德殿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赵佶才停了手,狠狠瞅了张洛一眼:“便是朕把这颗心都操碎了,又有谁晓得?”

    张洛抱着头,看看嗲声嗲气的小刘贵妃,当着大伙的面,扑在了皇帝怀里。而皇帝手里拿着打自己的绫子卷,还对自己说这话,她觉得很无语。

    只是,看来今晚总算要过去了,很有可能下一句话,就会释放她回斗原院,或者把她轰出宫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候,郭仙人很是时候的出现了。他鼻子尖的汗,在夜色中的灯火下,闪着光。他颇有些着急的对皇帝行了个道礼,然后看着张洛,大声呵斥:

    “张娘子,你还不向官家谢罪吗?如今女真为了你,已经包围了平州。”

    赵佶一听,愣了:“什么?那……张觉呢?”

    “官家,张觉已经领着平州军民,逃入我边军阵中了……”郭仙人瞧瞧张都都知,小牛儿就赶紧跪下,启奏。

    赵佶顿了一秒,手里的绫子卷不小心掉在了地上: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早先和女真说好,交还朕的燕云七州呢?”

    和郭仙人一起进来的殿前指挥使高俅,赶紧俯下身体:“还求陛下立即斥责办事不利的童贯等人!当时,就是他,带着……众人,去和女真使团交易的。”

    赵佶眼前一阵眩晕,原本好好的年节,突然叫……叫张洛、给他搅了个乱七八糟:

    因为当初去陪童贯和女真人讲价的,正是张洛。怪不得女真人会这么容易的答应把每年三百万贯,降到了一百万贯。怪不得女真人会在离开汴梁前、那场砸石狮子的比赛里,被张洛识破。怪不得,张洛不同意给平州的张觉2000万贯去购买平州归降。怪不得蔡京的儿子蔡条,会这么不机灵的挡着购买平州的大事,都是受了张洛的挑唆和摆布……

    这么想来一切不好,都有张洛,这一切糟心事,都是张洛起的头。若不是她,自己又怎么会堕入醉杏楼李师师的石榴裙下的呢?赵佶忍不住把这件事都关联到了张洛的头上。

    他一瞬间气糊涂了,只能明明的知道一件事:

    原本已经在手的幽云七州飞了,原来就要到手的平州也不见了,他想要超过太祖太宗的梦想也在新年开朝前的最后一晚,粉碎了。

    赵佶红着眼睛,对张洛大喝:

    “好你个贼妇!枉为宗室女儿!还说什么你是仁宗的血脉?!!!哈哈哈哈,你!你父亲,都是我朝的蛀虫!”

    张洛懵了:“我?蛀虫?小女子做过什么呀?”

    赵佶一脚踢在张洛的肩膀上,把她踩在地上:

    “当初不是你和真三公一起,去和女真人谈的换回幽云七州的条件?不是你去说的、每年百万贯的赏酬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张洛真没想到,自己去讲价,都能变成一个大罪过。

    赵佶继续红着眼睛,呵斥:“不是你鼓噪、不好接收张觉?若是早早接收,那么平州自然在我大宋版图之内了!”

    张洛很想说:“就是早给人家钱,现在也是要被女真包围的……”

    但是,她知道这么说,就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张洛的表情激怒了皇帝,还是皇帝早就想拿她当替死鬼,雷一样的吼:

    “也是……也是你,害了蔡大相公的二公子!若不是你,朕如何会下令处置他,如何会令他枉死,让大相公寒心啊……啊?你!你!你这个贼妇,便是纣王时的雉鸡精,也没有你这么祸患人君的了?!”

    张洛彻底懵了,她从没想到过,自己努力工作,努力救护自己和周围的人,最后这些都能变成自己的罪过?!
安卓版App,同步阅读,不再错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