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屋里不怎么亮,只是窗边的帘子被拉起来了一些,外面的雨依旧下个不停。

    雨滴沿着树枝掉到了叶子上面,树叶被洗刷得很干净,同时又透露出秋天的颜色。

    肖易回答了项暖那个不怎么走心的问题:“当然了?”

    被窝里的人突然丧失了语言能力,脑海里反复思考着前面的对话。

    肖易抱住了床上的人,连同被子一起,他深埋进被子里,嗅到她身上的味道,眉头眼角都上翘起来。

    “暖暖,什么时候我们再去你家吧?”

    她被轻轻的晃动着,在舒适的环境里,整个人十分放松,眼皮渐渐又变得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半眯半闭:“你不是刚去过没多久吗?”

    手臂揽了揽她:“我去的时候都是夏天了,现在马上就冬天了。”

    他停止动作,将被子的一角扯下来,眼神与她对视:“你没懂我的意思,我下次去你家,会带着父母一起,你现在明白没有?”

    怀里挺惬意的人,有些吃惊,脸上带着一些不淡定的神色。

    她思考后,给出答案:“会不会太快了?”

    肖易再次靠近,呼吸轻洒在她脸颊上,痒痒的,惹得她动来动去,最后从被窝里伸出手臂,狠狠戳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他也没躲,由着她的手在脸上,胸口比划着。

    实在受不了,就学着她的样子,放在嘴里咬上一口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,既然发生了这些事,那我们就得快点结婚!”

    项暖拿回自己的手,在他家居服的胸膛画了几个圈,听到他的解释,身子后仰,不客气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声音清脆:“听起来,我感觉是你怕我不负责任?”

    存了要逗他的心思:“现在婚前同居的男女不是挺多的吗?总要试婚一下,万一不适合还要分手呢?”一副她是渣女,吃饱了,不想认的模样。

    肖易眉头紧锁,似乎在思考她的话,想了想,就放在她床上,自己也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把将她拽进了怀里,毛绒绒的脑袋靠在他胸口,彼此感受着温暖。

    这样的慢时光静谧而且美好,他给到一个比较中肯的建议:“要不我们再试一试,到底合拍不,这样你大脑的运转会比较快,好给到我答案。”

    项暖脑袋抬起来,下意识往后缩,有些后怕:“别、我现在还痛着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你负责吗?”

    “负责!”

    自从两个人发生实质的关系后,肖易也不像以前有所顾忌,变得死皮赖脸起来。

    至于见家长的事情,项暖全部交给了肖先生,自己像个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她每天依旧到吉美路去上班,但大家明显能感觉到她心情很好。

    店里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,王薇给主管倒了一杯水:“主管,没多久要过年了,在元旦前,年假都要清零,你什么时候休息?”

    分公司每一年都会给员工有一周的带薪休假,随着工龄还有职位,假期会增多。小助理刚来一年多,上次跟杨培一起回家见家长,用光了。

    项暖抱着杯子,看着店门口挂着的风铃:“快了,会在最后几天休上。”

    肖易知道她有假期,就挑了在元旦前几天去绵镇。

    出发前,老肖跟儿子商量了一下,不带司机,两老口小两口,再加上一个电灯泡,五个人刚好。

    出发那天早上,天是灰蒙蒙的,远处的楼像是镶嵌进了半空里,有些海市蜃楼的味道。

    肖雯怀里抱着一堆零食,紧紧挨着自己家嫂子,一面扯开零食,一面不停说着话。

    整个车厢里都是她的声音,肖易本就不满她霸占自己的媳妇儿,就让她安静一点。

    肖雯嘟嘴,不情不愿的从包里掏出耳机:“嫂子听歌吗?许时浩的新歌哟!”

    项暖接过耳机:“他又出新歌了?”

    在肖易出差那会儿,肖雯没课几乎都住嫂子那边,自然对她的爱好了如指掌,何况两个的偶像居然是同一个人,怎么不让人激动呢?

    作为资深迷妹,肖姑娘还是很合格的:“他的新歌是给女朋友写的,没谈恋爱前,偶像天天发一些挺正能量,激励人心的歌曲,要不就是淡淡讲述人生。”

    “恋爱后,天天撒狗粮,每天都是齁甜的,我怀疑许时浩被掉包了?”

    项暖咯咯咯的笑了,举起手跟她击掌,表示赞同!

    嘴巴里塞进了一片锅巴,蹦嘎儿脆,还有一点点辣味!

    肖易在一边,深感无聊,偷偷抓住女朋友的手,在她掌心抓了几下,求关注,但对方没理她。

    两个女孩子又凑到了一堆,聊着包包,首饰,时间也挺快的。

    在路过一个服务站,老肖去上厕所了,回来的时候肖易说他开,接着将项暖拉到了副驾驶。

    肖雯看到父母坐进来后,心里吐槽了一句老哥,真是一个醋坛子。

    后面的时间里,除了司机,大家都在睡觉,一个小时后车子开到了暖阳阳农家乐的门口。

    在五个人快要到达前的几分钟,项爸爸打了一个电话来询问大概还有多久能到。

    所以这会儿正在大门口迎接未来亲家,今天院子里有过生日的,所以人很多。

    肖雯一下车就凑到了嫂子旁边,她看着农家乐的大门,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“嫂子,你们家好大呀!而且这里空气真好!”

    项暖拉着着她的手臂:“这里还有很多好玩的事情呢?晚上带你去玩。”

    项爸爸和项妈妈走了过来,肖易在一边介绍:“爸爸妈妈,这是暖暖的父母。”

    又给叔叔阿姨介绍:“这是我爸爸妈妈,还有妹妹!”

    双方父母在网上经常有聊天,其实也不生疏,相反还挺熟悉的。

    老肖主动开了口:“老项,你们家这边真好!”

    项爸爸也乐呵呵的说:“有空就常来住,在家里给你们留有房间,想住多久都成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说说笑笑的朝着屋子走去,三个晚辈手里拿着很多礼物。

    梁女士挽着项妈妈的手:“亲家,你不是说这边打麻将的很多吗?下午带我去玩玩?”

    项妈妈点头:“麻将给你管够,吃饭后再去。”

    大家途中遇到了很多镇上的人,都热情的问项暖什么时候结婚,记得邀请大家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下来,肖雯又对嫂子有了深刻的认识:“嫂子我感觉你在这里好受欢迎,在镇上挺好的,邻居都这么热情,哪像城里,门对着门,还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肖易看着妹妹:“你话就不能少几句吗?”叽叽歪歪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肖总监双标了,平日里自己家女朋友话唠觉得可爱,到自己家妹妹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到四合院后,肖易家的人又惊讶了一番,虽然在城里他们家的别墅按照他们的意见设计来修建的,但这里明显很有特色。

    午饭是外婆和项爸爸做的,这次吃饭刚好将八仙桌坐满,围了一圈团圆。

    双方父母性格都好,大家见面相处融洽。午饭后短暂休息了一会儿,项爸爸带着老肖去自己家鱼塘钓鱼去了。

    项妈妈则是带着梁女士去农家乐的麻将馆搓麻将去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肖雯又当了电灯泡,不断忍受着哥哥的白眼。

    晚饭后,大家坐在堂屋里看电视聊天,梁女士看了看老肖就主动开了口。

    她拉着项妈妈的手:“王姐姐,这次其实我跟老肖来,除了想见见你们外,还想谈谈孩子们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正式的话题开始了,四位家长坐直身体,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梁女士的话,项暖有些紧张,手指微微弯曲。

    坐她旁边的肖易,将她的手抓紧放在了自己怀里!

    父母们的对话,一字不漏的全部听了进去。

    王女士看了看女儿,很真诚的说:“其实我和老项挺喜欢肖易的,只要他以后对我们暖暖好,其实我们也没意见!”

    话题从婚礼的习俗和规矩,聊到了选择日子上面。

    项暖心里的酸涩感被取代了,她怀疑父母巴不得她嫁出去。

    双方父母对亲家也很满意,老肖家虽然有钱,但为人和善,一切都很认真听取老项家的建议。

    老项家虽然条件不如对方,但人实在,很朴实,一切以孩子们的喜好来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趟很顺利,大家聊到了关于两个人的婚礼,都说出了自己的看法,还是明年五六月份最好,天气合适,女孩子又能穿得漂漂亮亮。

    关于领证,就看小夫妻两个人的意思,肖易在听到这里后,就说出了自己的意见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早一点领证,婚礼延后倒是无所谓。

    项暖被他急不可耐的样子逗笑了,用手臂拉着了他几下,脸上粉嘟嘟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老肖打电话让司机来接他们,下午就带着梁女士还有女儿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肖易和项暖多呆了一天,才回的c市。在回去的路上,暖暖忍不住问:“你就这么着急结婚?我们才交往多久?”

    某人义正言辞:“明年结婚的时候,差不多就满一年了,交往一年多,正适合结婚!”

    他又继续补充:“喜欢上你那一刻,就想早点娶你?”

    项暖反问:“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!”

    肖易:“你猜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休假结束后,肖易去公司上班了,从总部回来后,老肖逐渐交权了,很多事情都需要找他。

    加班结束后,肖易在兄弟群发了一条消息,问他们有没有空。

    姜枳实最积极:“我们沉迷于恋爱的二哥居然会主动找我们了?好难得!”

    许京墨:“直说吧什么事?”

    白晨风:“老地方见?”

    肖易回了一句:“老地方见!”

    大家到的时候,就差了老五,四个人拿着酒杯在喝酒。

    许京墨:“老五被他爸爸送到公司了,据说什么时候接手了,就放出来。”

    白晨风:“说吧,什么事!”他可是牺牲掉了追女孩子的时间过来的,可不能浪费。

    肖易片刻后,才突出几个字:“我想求婚?”

    是的,他今天没有回家陪暖暖吃饭,就是想向她求婚了!

    剩下的几个人都一脸吃惊,再次确定后,积极支招。听取了一晚上意见的肖易,回家时暖暖都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换好衣服,对着暖风吹了一会儿,才慢慢上床,小心翼翼生怕再惊扰到她。

    冬天后,人就变得更慵懒了些,银杏树的叶子又黄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求婚前,分公司又接到了总公司年会的邀请,时间比去年晚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次的地点不是在总部,而是在三亚。

    老肖跟着总监订了名单,除了去年的几个人还多增加了两名主管。

    这次去的时间是晚上,杨培没有再来接项暖,她跟着肖易一起去的机场。
安卓版App,同步阅读,不再错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