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第一章 我还你自由

    顾西洲请了一天的假,做了一桌子菜,今天是他生日,他不奢求礼物,只想要他的安青能回来陪自己吃一顿饭。

    可惜,顾西洲热了一次又一次饭菜,甚至重新做了一次,等了整整一夜,从清晨到黄昏,从黑夜到东方既白,都没有等来他的心上人。

    快到中午,颜安青才回来。

    “安青,你回来了?要不要吃点东西?”顾西洲看了一眼桌子上冷透了的饭菜接着说,“我去给你做新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吃过了。”颜安青嫌弃的说着就要上楼。

    “安青,你怎么了?心情不好?”顾西洲拉着颜安青的手腕问道。

    “恰恰相反,我心情好极了,因为我很快就可以逃离你的魔爪了。”颜安青回头甩开顾西洲的手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拿到了,对吗?”顾西洲平静的问已经猜到的事情,无非就是心存侥幸,期待那个自己爱了五年的人能对自己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忍和留恋。

    但,没有。

    “对,顾氏集团很快就会倒台破产,顾西洲,你完了。”颜安青得意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恨我吗?”顾西洲哪怕早就知道了结果,可当真实发生的时候,还是会心痛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我恨不得你去死。”颜安青停顿了一下接着说,“你控制了我五年,我不能恨你吗?用我父母威胁我,我不能恨你吗?”颜安青一字一句毫不留情的质问尽显他的愤怒和不甘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......”

    “顾西洲,我受够了。”颜安青直接打断了顾西洲没有说出口的话,“我们之间,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明白,就你这破败的身体,把我绑在身边五年有什么意义,只能看着,有意思吗?”颜安青看着顾西洲扶着沙发才能站稳,嘲讽的说。

    顾西洲好像受了什么刺激,一把拉住颜安青,抱在怀里,想吻他,但是被一把推开,顾西洲摔靠在冰冷的墙面上,勉强站直身体 。

    “顾西洲,就凭你,也想压我,真是痴心妄想,谁让你在能控制我的时候不动手,现在......呵呵。”颜安青冷笑。

    “那如果......”顾西洲咬着牙说,“我让你在上面呢?你能不走吗?”

    顾西洲第一次几乎是用乞求的语气,丢掉了一身傲骨,在挽留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就你这破身子,我稀罕?都不如花田的MB能玩。”颜安青在笑,笑顾西洲的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花田是家顶级的娱乐场所,颜安青昨天就在那和朋友玩了一晚上。

    顾西洲彻底卸了力,任由自己栽倒在沙发上,有气无力的说:“你走吧,我还你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自身难保,想留也留不住了。”颜安青丝毫不领情,他现在还不知道,他偷的文件虽然会给顾氏带来威胁,但并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,真正致命的是顾西洲的绝望。

    “我累了,若有来世,可不可以不要再遇见你?”顾西洲已经不想解释了,颜安青怎么想,都不重要了,反正在颜安青眼中,他顾西洲就是把心都掏出来给自己,他都会随手扔在地上,顺便可能还会踩一脚。

    颜安青冷笑一下,转头决绝的说:“放心,若有来世,我一定躲得远远的。”

    顾西洲终于放开了那个他爱了五年的人。

    颜安青回卧室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,拖着行李箱毫不留恋的离开

    顾西洲强撑着身体走到窗边,看着颜安青离开的背影,应该再也不会见了,他心里想着,要是颜安青能回一下头该多好,他还能看最后一眼。

    可惜,颜安青恨不得直接飞出去,离开这座囚笼,又怎么会回头呢?

    颜安青临时租了房子,放下行李就约人去了花田。

    “昨天不是刚聚完吗?休息好了?”徐静浊调侃的问。

    徐静浊,颜安青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,家里希望他沉静无浊,日后好继承家业,然而他一点不差的彻彻底底的辜负了家里的期待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我自由了。”颜安青掩饰不住的激动,“今天随便玩,算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他放手了?”徐静浊有点惊讶,他和顾西洲不熟,准确的来说,是他还没有资格和能力可以和顾西洲熟,仅有的几次接触也是因为颜安青,但徐静浊看得出来,顾西洲是非常在意颜安青,如今放手了,应该是真的被伤的深了吧。

    “我给他找了点事情做。”颜安青笑着说。

    徐静浊没有多问是什么事,心里却清楚,自己猜对了。

    确实很久没见颜安青这么高兴了,他应该真的一点都不喜欢顾西洲。

    他之前也不是没有问过颜安青,顾西洲无论是样貌还是能力,都是数一数二的,有没有想过真的和他在一起好好过日子。

    颜安青特别果断的摇摇头,他说,顾西洲连他几点回家都会管,甚至因为他夜不归宿而把他关在家里不许出门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徐静浊就不问了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颜安青有些醉了,拽着徐静浊不停地说。

    “再也没有人管我了,我要不醉不归。”

    “喝吧,难得尽兴。”徐静浊的酒量很好,早就练出来了,明明和颜安青喝的一样多,但他看起来像没喝一样。

    “庆祝我重获自由。”这句话颜安青一晚上说了不下十遍了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是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他。”徐静浊也说不清楚,可能就是直觉,他感觉颜安青会在顾西洲身上栽一个大跟头,虽然根据以往的情况看,栽了的是顾西洲,可徐静浊的感觉反而越来越强烈,好像那一天越来越近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喜欢他了,我都要恨死他了,耽误了我五年的青春,控制狂。”颜安青迷迷糊糊中还不忘控诉顾西洲。

    “但愿你真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”徐静浊小声说了一句,颜安青应该是没听见,否则一定会怼回去。

    颜安青又要拉着旁边的男生喝酒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下去吧,这里不用你了。”徐静浊扶着已经醉了的颜安青说道。
安卓版App,同步阅读,不再错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