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突袭的军队撤出城外,战斗暂时告一段落,【骑士机关】的所有人都得到了喘息的机会,但他们都清楚,这并不意味着结束。

    忽然得到了空窗期,反而会这些抵抗的骑士们,精神恍惚起来,尤其是年轻的一代,都萌生了投降的冲动。虽然他么清楚,不占理的是军方,可谁让他们拳头够大呢?

    打不过人家,还想和人家讲道理?做梦呢?

    想归想,但圆桌骑士还压在他们头上,了解骑士守则的他们,不敢轻举妄动,否则在投降之前,就会被身边的人给处理掉。

    底层的士气很一般,而高层方面,情况也不怎么好。十二名圆桌骑士,如今能联系上的,只有十名,其中【贝狄威尔】,以及【亚瑟】不知所终。

    贝狄威尔在骑士中排名靠后,即便被军队偷袭得手,也并非不可能,可是亚瑟却是他们当中的至强者,他的失踪,给骑士团带来了极大的不稳定。

    如果事实真如他们猜想的那样,那么这一次的冲突,恐怕会以他们团灭为结果。

    达戈尼特和特里斯坦呆坐在差点成为废墟的【骑士机关】门口,身后的办公楼,因为被坦克火力轰炸的缘故,已经缺失了一个角。幸运的是,机关内的人只是被砸伤,而没有被砸死。

    主楼面目全非,周围的地方同样惨不忍睹,大火烧毁了不少草坪和景观树,哪怕火已经熄灭了,但那股烟火味仍然十分呛鼻。

    “亚瑟失踪,兰斯洛特让残留的骑士前往康庄大街的玫瑰公馆集合。达戈尼特,你怎么想?”

    亚瑟不在,骑士团便是群龙无首。兰斯洛特虽然接过担子,但实际上,骑士团的人,都不会认可他的领导。哪怕他一直都是出于副团长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不集合,难道要被他们逐个击破。下午他们的袭击之所以失败,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们,不知道我们隐藏着力量,所以才导致战斗无果。可换做你,下次再出手的时候,还会允许失败吗?”

    军方的情报出了错,所以才偷袭失败,但这样的失败,还会再出现吗?这次的撤军,显然就是为了做调整,准备下一次的战斗。而下一次,他们的力度可不会像今天这样的软绵绵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他们的底牌可都是已经用出来了,想要复制今天战果,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妈-个-哔的旧贵族,一群没卵蛋的玩意儿。”

    达戈尼特之前就主张先下手为强,结果被加雷斯和高文一拖,主动变成了被动,这口气他能咽得下才怪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出发吧,天亮之后,说不定那些军队就会再度开进灵顿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玫瑰公馆?”

    同样接到通知的莫德雷德,心里摇摆不定。说实话,自己被人针对偷袭这件事,他也同样心生怒意。但实际上,他并不想进行着这场无意义的战斗,因为他看得出来,骑士团顶不住了。

    陛下和皇室不用说,铁定被议会的人给控制住了,而亚瑟失踪,更是给他们如今的状况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莫德雷德没有信心击败旧贵族和军方的联合,现在整个灵顿都在他们的控制下,这里已经成了一个绝境,只进不出,他们迟早要被攻破。

    为了出一口气,和对方拼死拼活,莫德雷德并不愿意,所以他的火气来得快,消失得也快。

    “兰斯洛特,我以为你和我一样,都是习惯于看形势做事情的人,没想到,你心里居然还藏着一份热血。还是说,你打算用这次的事情,作为你的晋升之资?”

    兰斯洛特的副团长职位并不被看好,很多人都对他阳奉阴违。但现在亚瑟失踪,如果他能带领骑士团走出一条生路,说不定,可以取亚瑟而代之。

    这事儿,兰斯洛特绝对做得出来,但显然赌注有点大。莫德雷德甚至觉得他疯了,富贵险中求,也不是这样子的。

    就在他摇摆不定的时候,一个身影忽然闯入了他的躲藏点,他的手下,在短暂的接触之后,就被击晕在地。而对方的身影,也悄然到了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银灰色的铠甲,以及金银色的宝剑,这是......

    “亚瑟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亚瑟,莫德雷德叔叔!”

    穿着亚瑟专属套装的人,自然是艾德本人。由于他的特殊性,不方便被人直接看到,所以他闯进来的时候,将附近的守备骑士,全都放倒了。

    “艾德?”

    好久没见过这位被亚瑟罚关紧闭的侄子了,莫德雷德一时间还真不敢辨认,因为对方的脸色似乎很不好,脸颊也消瘦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穿着你父亲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哪怕艾德是公认的下一任【亚瑟】,但下一任就是下一任,在正式就职之前,是没有资格持有【亚瑟】的专属装备的。当然亚瑟和艾德是两父子,私底下换着穿,别人也权当没看见,但你大摇大摆的穿出来,可就很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莫德雷德倒是不在乎这个,但他在乎的是这背后透露出的诡异。

    亚瑟消失不见,而艾德却穿着亚瑟的装备,这代表了什么?

    纵然有千般猜测,但莫德雷德还是问出了最为朴实无华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父亲目前已经被关押,而我,算是投靠了那方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是他们的卧底,父亲是被我出卖的情报。不只是你,还有其他的叔叔,他们的情报都被我泄露了出去。你应该明白,我父亲持有的全员资料。”

    莫德雷德被艾德的话,砸了个七荤八素。好家伙,人人都叫我墙头草,骑墙派,没想到啊,你才是最大的一个内鬼,和你比起来,我都弱爆了。

    哪怕到了现在,莫德雷德还在犯选择恐惧症,没想到艾德已经青出于蓝,反手就将自己的父亲给出卖了,那可是亲生父亲啊。

    震惊之余,莫德雷德有迅速的做出了防备,必经来者不善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不必戒备我,叔叔。我独自前来,为的自然不是和你动武,而是想好好和你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谈谈?你是来劝降我的?没想到,旧贵族居然连这种招数都用出来了,这是打算分化我们吗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招以退为进的劝降,十分中肯,至少莫德雷德是想答应的。不过他不能表现得太猴急,这样太损格调了。

    “叔叔,你误会了,我代表的不是旧贵族,我代表的是另一方势力。你们不是一直很奇怪,旧贵族为什么刚突然和你们作对吗?”

    迎着莫德雷德惊疑的眼睛,艾德揭晓谜底。

    “没错,因为他们得到了外来势力的支持,一个神秘且强大的势力,目前他们还未正式出手,但下一次的进攻,或许就有他们了。我不怕和你交待,我的父亲就是被他们其中的一名部下说擒获的,在一对一的情况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认真的?”

    艾德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而得到确认的莫德雷德却忍不住睁大了双眼,他不怀疑亚瑟会被人擒获,毕竟有个终极二五仔在做内应,亚瑟想不栽倒都难。但如果说是被人一对一的情况下擒获,那结果就大为不同了。

    这说明,那一方神秘势力所拥有的力量极为惊人。哪怕艾德是往夸张了说,打败亚瑟的不是一个喽啰,而是他们的最强者,那也足以让莫德雷德感到震惊。

    要知道,亚瑟是代表了骑士团的最高个人战力,而他们则代表了布里尼亚新时代的最强组织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神秘势力就是旧贵族的底气,那么他们骑士团根本没有赢得可能。

    “不对,如果你投靠的那个势力,是和旧贵族一伙的,那么你跟我说这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如果是一伙的,艾德有必要交到这么清楚吗?莫德雷德感到了一丝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叔叔,你是骑士团中最为中立存在,你看待问题也很到位。没错,我这次来的确是来说服你的,但却不是代表旧贵族来劝降,而是代表那方势力,和你商量一下合作的事宜。”

    “合作?你确定是合作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不过你也可以认为是交易,我的首领,似乎就很喜欢和人做交易。”

    莫德雷德没有立刻答应,而是左右的徘徊了一阵子,随后才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交易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帮骑士团稳定现在的乱局,并帮你们彻底独立,但我们需要所有的【宝具】,或者说,所有来自异界的特殊金属。”

    莫德雷德再次震惊,他保证,他这辈子都没今晚受到的刺激多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大的胃口,你们要的东西可是我们骑士团的立身之本,你们居然全都想要?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拒绝我们的友谊,但下次我们动手来取的话,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。对了,这个也是旧贵族和我们合作的条件。我们帮他们击败你们,他们献上骑士团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们何必多此一举?”

    “因为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而且旧贵族一支独大,并不符合我们的利益。所以,我们打算和你们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两头下注,两手抓。你们是把我们当做棋子摆布了吗?”

    艾德面不改色,他曾经也有这样的心悸过,但现在面对这种困难的人,不再是自己了。他忽然发现,自己爱上了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拒绝,他们也可以,但事情到了这一步,我们有随时离开的底气,而你们双方,有吗?”

    莫德雷德倒吸一口凉气,朝他竖了个大拇指,“我服了!”
安卓版App,同步阅读,不再错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