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陆欣然。”

    主动自我介绍,陆欣然笑意盈然地又说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,你可能不知道我,不过我知道你。”

    弯起的月牙眼弧度刚好,把背后潜藏的盯视藏了起来,陆欣然人畜无害的模样,任谁都会觉得她是个豁达大度的人吧。

    但梁紫苏不这么认为,虽然只是她的怀疑,可陆欣然让她本能感到危险,而且她也没必要喜欢面前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淡淡回应,梁紫苏就打算走了。

    陆欣然却是突然问一句,“你是来找北衍的吗?”

    梁紫苏转头看她,陆欣然的笑意更甚,她伸出手,作势要握手,口中轻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其实一直想找个机会和你说声谢谢,只是刚回国太忙了,没想到今天这么巧碰上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?”

    梁紫苏有些没听明白,她和陆欣然之间有什么好谢的。

    陆欣然一点不觉得尴尬,依旧保持着脸上的友好笑容,梁紫苏没有握手的打算,她就很自然地把手收回去,转而轻轻撩开肩膀的落发。

    “是啊,必须向你道谢,谢谢你在我离开之后陪在北衍身边,让他不至于那么寂寞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梁紫苏还以为陆欣然想要说什么,她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,现在她回来了,就不需要她填补空白了。

    只觉得有点莫名其妙,梁紫苏现在也没空和这个人掰扯,她不动声色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陆欣然似乎还有话说,梁紫苏不想搭理她,就先一步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径直朝电梯走去的时候,还站在原地的陆欣然没有要追的意思,只是脸上的笑意顷刻消失,低低沉吟一句。

    “识时务者才为俊杰啊,梁小姐。”

    到办公室,梁紫苏在门口碰到秘书长。

    秘书长帮她把才关上的门重新打开,并给她递了一包纸巾,示意两鬓的头发有点湿。

    “霍总说你来了直接进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谢谢。”

    梁紫苏感激地看了秘书长一眼,她的样子看起来肯定很糟糕。

    “别跟我说有困难,马上去查,拿报酬不做事的吗!”

    梁紫苏刚进门,就看到霍北衍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他紧皱着眉头,一脸不悦,一边撑着桌面看散布在上面的文件,衬衫的袖箍将他优秀的手臂线条淋漓尽致地刻画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很不合时宜,梁紫苏心中还是暗道一句,认真起来的霍北衍,真的有点小帅。

    “谁在黑唐文文,今天之内我要知道真相!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就把手机丢回桌上,因为力道有点大滑出一段距离后差点掉出去,霍北衍这时才注意到门口的梁紫苏。

    他直起身看向她,看到她的装束本就紧皱的眉头似乎都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立刻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,还剩最后两三步的时候,霍北衍猛地停下,微沉的眸光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女人,才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被误伤吗?”

    梁紫苏摇头,虽然差一点就一语成谶。在楼下遇到陆欣然的时候,她是有一些不爽的,特别在这种时候,可能刚才这两人还腻歪在一起也说不定,她当时是有这么想过的。

    但看到霍北衍在查幕后黑手,她忽然觉得霍北衍也还好,虽然他要查源头可能只是为了唐文文,不过至少和陆欣然没关系,也说明霍北衍在这件事上是绝对的局外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身高的优势让霍北衍能轻松看到梁紫苏的头顶,他话刚出口就上前两步,从梁紫苏头发上捏出一个小碎片。

    梁紫苏定睛一看,有点尴尬,是废纸板的小碎片,总不能说她为了躲记者藏在废物堆里吧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不小心沾到的吧。”

    霍北衍狐疑地挑高眉,在梁紫苏没来之前,他攥着一股怒气无处发泄。敢玩这种把戏的人,无疑是在他头上动土。唐文文那些黑历史是真是假,他心照不宣,但把锅扣在梁紫苏头上,未免指向性有点强。

    新戏才刚杀青,主角和主要配角都搭进丑闻里,是当他霍北衍是死的吗。

    不过说也奇怪,在看到梁紫苏平安无事出现在面前时,他的怒气莫名就消了一半。但也就是一瞬间,把梁紫苏的狼狈看在眼里,霍北衍此时的怒气值突然直线上升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唐文文救下来送医了,你跟我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快步走回去抓起外套,霍北衍刚走到门口,发现梁紫苏没动,奇怪地回头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走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梁紫苏有些迟疑,来之前被记者围堵得心有余悸,她顿了顿才低声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这么去,可以吗?”

    霍北衍皱眉,反应过来时烦躁地扶了一下额头。

    “跟着我有什么好怕的,别磨蹭!”

    强势地两步折返,霍北衍直接拉着梁紫苏往外走。现在宝贵的是时间,即便无法马上扭转舆论也需要放出烟雾弹给公关部争取机会。

    在只有两人搭乘的电梯里,霍北衍简单说明了当前的情况。唐文文是被及时发现送医了,但她求死的心很强烈所以手腕的伤口割得很深,目前还没有脱离危险期。

    梁紫苏沉默不语,她此时想的是,即便唐文文救过来,似乎也无法冲刷掉现在泼在她身上的脏水。但如果唐文文没救过来,她的处境就更加艰难,人们总是只相信自己认定的答案,无关乎真相。

    霍北衍单手插兜笔挺地立着,从金属电梯门的倒影中看到梁紫苏模糊的影子,柔弱无助却又强撑着的模样让他微微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他一定会让那个不知好歹的人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“叮”一声,电梯到达一层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来,这时,又碰到了陆欣然。

    梁紫苏淡淡瞥她一眼,腹诽这个女人是住在一楼了吗,还是就是在等他们下来。

    “北衍,这么急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她迎向霍北衍,微妙地看了梁紫苏一眼。

    霍北衍看都没看她一眼,大步向外走,冷冷落下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公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没问是什么公事,陆欣然就扬言要跟着一起去。

    霍北衍脚步一顿,看的却是慢下来的梁紫苏,没什么起伏的语调听着十分瘆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想去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梁紫苏默默加快脚步,就在陆欣热的注目下上了霍北衍的车。

    被留下来的陆欣然气炸了,猛跺脚,细高跟歪了一下险些崴了。她就更加生气,盯着车子离去的方向阴鸷起眼神,梁紫苏,这是你自找的。
安卓版App,同步阅读,不再错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