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我不是曾经都告诉过你吗?我和你真的没有什么可谈的!”明越洲显得十分的不耐烦,恨不得现在马上就踹开车门走下去。

    梦秋虽然有些不开心,但是还觉得两个人共同待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,也是来之不易的事,道:“其实我一直搞不明白,你为什么总是不用正眼看我?我有哪一点比不上童幼雪?”

    “你哪里都好,只是我的生命里已经出现了幼雪,就容不下第二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我出现的晚了?要是现在没有童幼雪的话,你是不是就会考虑我了?”梦秋还是不死心,总觉得自己出现的时机不对,要是自己早一点认识明越洲的话,说不定现在就没有童幼雪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明越洲郑重其事的道:“其实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,就算这个世界上没有童幼雪的话,我也不会选择你!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的梦秋简直是失望至极,歇斯底里的喊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不需要为什么,我对你从来没有过怦然心动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明越洲声音很平静,但是说出来的话格外的伤人,让梦秋听了之后有点失魂落魄,黯然神伤的道:“我不信!我一个字都不信!你是为了摆脱我的纠缠,故意这么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肺腑的,随便你信不信,其实你可以把心用在别人身上,你一定会找到比我更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用这种鬼话来骗我!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比你更好的男人,这么多年以来,你一直是我活下去的支柱,因为你学习成绩好,我才拼命的学习,为的就是能够和你有共同话题,你修了医学,我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国外修了医学,然后回到你的医院,我真的不知道,我的生命里如果没有你的话,我该怎么活下去?”

    “梦秋,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冥顽不灵?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离开谁活不下去,你也一样,你之所以这样想,是因为自己的生活圈子太小了,我劝你去多接触一些其他的人,你就会发现有比我更适合你的人在你现在还没有看到的角落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梦秋怒道:“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!我一个字都不会信,这么多年来你才是我的信仰!”

    明越洲无奈的苦笑一声:“对不起!除了这个我真的不知道还能对你说什么,你知道有些事情实在是不可以勉强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嘴上怎么说,但是我始终相信,如果没有童幼雪的话,说不定我们现在都已经结婚了!”

    “梦秋,你不要自欺欺人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明越洲觉得现在跟她说什么都说不通了,便怒道:“开门!”

    “休想!今天你休想离开这辆车!”梦秋第一次听到明越洲把话说的那么明白,她是怎么都不能相信这么多年的感情一直在错付,十分的不甘心,现在她已经失去了理智,就算是强制性的也要把明越洲困在她的车里。

    明越洲道:“既然这样的话,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话音刚落他一脚踹开了车门,直接把锁踹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捡起地上的锁道:“修车的钱我来出!”说完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,走了几步忽然又驻足回头,看了一眼在车里魂不附体的梦秋,道:“你是一个好医生,你学医所有患者的福音,我相信你能够把谢婉玲治好,我也可以正面回答你的问题,她确实已经出国了,但是出国不是为了治病!”

    梦秋还愣在那里的时候,明越洲就已经扬长而去,等她彻底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看不到了明越洲的影子,歇斯底里的大喊:“明越洲你给我回来!”

    任由她的声音在空气中飘荡,可是明越洲怎么可能听得见?梦秋一个人呆坐在那里,六神无主,浑身瘫软像一个行尸走肉一样,没有半点灵魂,泪流满面的她趴在方向盘上,直到哭晕过去。

    再次醒来的时候,她已经躺在医院的病房里,手上扎着点滴,她无力的坐起来,问旁边还在忙着的护士:“我怎么会在这里?是谁把我送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明主任的助理,他说他看到你一个人在车上晕倒,就把你送到这里来了,梦秋主任,你这几天是不是太累了?都有点低血糖了!好好休息吧!”

    护士走出去以后,梦秋自言自语的道:“是明越洲的助理把我送过来的?那一定是明越洲打电话给他了,看来他的心里还是在乎我的,我就知道尽管他嘴上不承认,但心里还是有我一席之地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上面瓶子里的点滴,心里渐渐的平静起来,谢婉玲出国不是为了治病,看来她的医术还是可以得到肯定的,这对失落的她来说是一种莫大的安慰,脸上的神色也渐渐缓和起来,轻柔的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明越洲回到家里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夏依冬已经做好了饭菜,都摆在桌子上用碗扣着,像是怕饭菜会凉,他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心里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温暖,看到只有夏依冬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等他,就着急忙慌的问道:“小旗呢?”

    “已经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吃饭了没有?”

    夏依冬笑道:“你放心,我已经给他吃过饭了,本来他是和我一起坐在这里等你的,谁知他坐着坐着就睡着了,我就把他抱到床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明越洲打开客房的门,看到小旗睡得正香,欣慰的上扬了一下嘴角,回头对着自己的母亲道:“谢谢您,妈!”

    再次听到这声妈,夏依冬简直激动不已,虽然说明越洲上次也喊了她一声妈,但毕竟是受到她威胁的时候,不得已才喊出的,虽然那个时候她也非常开心,但是总觉得他不是发自肺腑的,而且这么多天以来,除了那次,明越洲就再也没有喊过他妈,可是没有想到就在今天又听到了那声她盼了很久的“妈”,她顿时激动的热泪盈眶,道:“你我母子之间不必言谢!”

    明越洲今天心情也不是很好,托助理把梦秋送到医院之后,又把梦秋的车拉去修,本来就已经心烦意乱了,可是回到家里看到这么温馨的一幕,他心里所有的烦恼忽然之间全都没了,他匆忙洗了个手,和母亲一起坐在餐桌旁边,愉快的吃了起来。
安卓版App,同步阅读,不再错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