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欢喜坐着马车一路疾驰,很快到了顾家。

    顾家,顾云娘得知宫里来人,只觉得天都塌了。

    她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慌慌张张地找到傅元蓁,拉着她就走:“蓁蓁,你快逃吧!宫里来人了,还指名道姓地要见你,定是来者不善!你现在马上走,娘替你拦着他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。”傅元蓁按住她的肩膀,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倘若真是宫里来人想要我的命,我又能逃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顾云娘急得头都疼了:“可是……可是你总不能就这么……就这么坐以待毙啊!”

    “娘别急,此番未必是坏事。”傅元蓁安慰她,“若是对方真的想要我的命,他们又岂会在外头等?”

    顾云娘听到这话,突然觉得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也是,如今那位皇帝可是出了名的暴君,连大臣都是说杀就杀,何况是一介民女?

    对方若是当真想要取蓁蓁的命,恐怕早就凶神恶煞地闯进来了,又岂会乖乖等在外头?

    更何况,还有那位摄政王。

    摄政王特地派了墨衣卫前来保护,如今那两人还没走呢。

    或许真是她想多了。

    顾云娘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傅元蓁便说:“娘别担心,我出去瞧瞧,看看他到底是来做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顾云娘虽然还是不放心,可是想到对方毕竟是宫里的人,她们身为平民,总不能一直晾着对方。

    只得强忍着不安说:“那娘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傅元蓁知道顾云娘是不放心她,就算她再如何劝也无用,就没再多劝,跟着顾云娘一起去了前院。

    结果刚走到客厅外头,两人就听见客厅里传来一道尖细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你家夫人跟小姐怎么还没出来?难不成是躲了起来,不敢出来了?”

    这人语气不善,一副嚣张跋扈的态度。

    傅元蓁一听这话,脸色就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云娘的脸色也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她听着那人的声音就猜到了对方的身份,按理她该害怕的,可不知为何,她此时竟一点儿也不害怕,反倒有种被冒犯的愤怒。

    顾云娘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傅元蓁扶着她,跟她一起走进客厅。

    谁知刚进门,就遇到对方再次发难——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茶?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茶杯砸在地砖上,里头的茶水和碎片飞溅得到处都是,正好有零星的碎片飞溅到了傅元蓁和顾云娘脚底下。

    两人的脸色同时变得阴沉无比,眼神冰冷地看着坐在主位上的欢喜。

    刚刚发难完的欢喜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震惊地看着两人,尤其是在看到顾云娘的长相后,吓得直接从椅子上滚了下来,惨白着脸喊道:“太……太……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里,他突然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不对啊,太后娘娘在仁寿宫,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小小的顾家?

    更何况,这人身上穿的衣服也不像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欢喜猛地抬起头,死死盯着顾云娘的脸。

    结果越看越像。

    甚至觉得,顾云娘比太后还要好看些!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生出来,就被他死死按了下去,不敢再多想这个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顾云娘那张像极了太后的脸,他心里很快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来之前,他只听说顾氏女长得肖似昭华长公主。

    谁知道来了之后,竟然看到有人长得肖似太后!

    这女子,想来就是那经商的顾氏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这长相实在是……

    太后娘娘怕是还不知道这件事,不然这女子哪能活到现在?

    如今既然让他瞧见了,那他必须得把这事禀报给陛下,让陛下来定夺。

    欢喜刚想到这里,突然觉得眼前一花。

    他瞬间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一抬头,就看见了傅元蓁的脸。

    看到那张脸,他突然恍惚起来。

    多年前,他还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太监,根本没资格站在泰安帝和昭华长公主面前。

    有次他远远瞧见了昭华长公主。

    在跪下之前,他匆匆一瞥,看到了她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是当时离得远,他又没敢多看,所以并没有看得太清楚,只记得昭华长公主贵气天成的气质。

    此时看着傅元蓁的脸,他却不由自主翻出了多年前的记忆。

    记忆中那张模糊的脸,突然就变得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欢喜不知为何,总觉得膝盖有点软。

    明明对方只是一介民女,此时却以下犯上,对他不敬。

    他该生气的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他为什么就是觉得心里发慌呢?

    傅元蓁冷冷看着欢喜,直接捏开他的嘴,将一颗药丸丢了进去,然后逼他吞下。

    欢喜还没反应过来,已经被迫吞下了药丸。

    感受着嘴里的淡淡苦意,他后知后觉地回过神,惊怒交加地瞪着傅元蓁:“你……你刚刚……刚刚给杂家吃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想死,就管好你的嘴!”

    傅元蓁直接威胁。

    她刚刚一直在想宫里来的人是谁,却是忘了顾云娘长得跟太后杨雪芹肖似。

    杨雪琴那女人心狠手辣,若是让她知道顾云娘的存在,定不会放过顾云娘!

    她竟忘了这么要命的事,让这人看见了顾云娘的脸!

    这人的身份特殊,总不能现在就杀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只能给这人喂了药,先堵住他的嘴。

    再找机会,彻底封死他的口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傅元蓁质问欢喜:“你叫什么名字?谁派你来的?”

    欢喜:“???”

    他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顾元蓁不过一介民女,现在居然敢给他下药,还质问他的身份?

    这女子的胆子也太大了!

    欢喜不满:“你可知杂家是谁?”

    他冷眼瞧着傅元蓁,想要威胁她,谁知一对上傅元蓁那双眼睛,他就觉得心慌得厉害。

    原本准备好的威胁,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!

    欢喜:“!!!”

    真是见鬼了!

    除了在陛下面前,他还从未如此怂过!

    傅元蓁眼神更冷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欢喜心里一怂,不由自主就开始老实交代:“奴才欢喜,在陛下跟前伺候,奉陛下之命,请顾……顾小姐进宫面圣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突然傻眼。

    等等,他刚刚怎么全说出来了?

    不过是一个民女罢了,他有什么好怕的!

    傅元蓁挑眉:“你是说,陛下要见我?”
安卓版App,同步阅读,不再错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