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康乐看向了阿纳塔西娅,小声地问:“她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阿纳塔西娅摊着手,看起来很无奈。

    但在她们前面的阿莎突然开口道:“出来吧,我知道你躲着的。”

    她所说的这个人是康乐,因为她只察觉到了康乐的气息。

    阿莎也没想到,跟着康乐一起出来的,还会有阿纳塔西娅。

    好嘛!这次又被她逮到自己变成她的模样了,但阿莎觉得没什么,毕竟每次阿纳塔西娅说要杀她,最后都没成功过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不一样了,阿纳塔西娅已经对她动了杀心。

    她将自己的金玫瑰化为利剑,对准了阿莎的脖子,“把你刚才说的话解释一下,你什么意思?什么最后两个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!不会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吧?”阿莎疯狂地笑了起来,那模样十足一个疯子。

    阿纳塔西娅的确不清楚她说的话什么意思,直到阿莎主动和她解释了起来:“这里已经死了整整三百个人了,刚才那两个泥巴人,正是凑成三百的最后两个,呵,你的冰封结界破了,我能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哈?

    阿纳塔西娅都懵了,什么玩意儿的结界啊,这东西就没存在过好吧,更别说解开了。

    康乐已经化成人形,她站在阿纳塔西娅的身旁,也是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阿莎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这么肯定,那你就进去吧。”阿纳塔西娅倒是很希望阿莎一进入就死在里面,那就最好不过了,也了了她一桩心事。

    阿莎是个不经激的人,听阿纳塔西娅这么说,就肯定了她是不相信自己,所以一抬脚就进去了,设置不确认一下。

    原以为自己会感受不到寒冷了,可阿莎没想到,自己单薄的一身在这里面,冻得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她见状不对,立马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是神的血统,可能早就死在里面了,这也算她运气好。

    一出来,她缓了很久才缓过来,“怎么回事?!应该破了才对啊!”

    阿纳塔西娅走进了她的身旁,“如果这真的能破,在三百个人满的时候,我们在的这外面也会变温暖,可是呢?”

    她就说嘛,自己冰封的森林,除了她自己,还有谁能解开。

    “现在,是不是该算算我们两之间的账了?”阿纳塔西娅步步紧逼着阿莎。

    阿莎也真是怕死了这个女人,所以只敢后退,其他什么也不敢做。

    尤其在她的金玫瑰被阿纳塔西娅收走之后。

    现在的气氛也不算太紧张,康乐在后面看着,心里猜测着阿纳塔西娅会对阿莎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出现了一个人,将所有的气氛都打破了。

    混沌魔从森林外赶了进来,一进来看见了阿纳塔西娅就毫不留情地往她身后攻去,只不过被一只观察情况的康乐给挡下。

    此刻的阿莎快绝望了,阿纳塔西娅是背对混沌魔的,可自己是面对着她的啊,就在班尼特偷袭阿纳塔西娅的时候,她脸上的神情自己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那表情,好像当年大发雷霆的天后又回来了,整个人身上充满了死亡的气息。

    阿纳塔西娅不慌不忙地转过了身:“我以为是谁来了,原来是你的情人到了啊阿莎……你说,他要是知道当年的事,会怎么想你这个女神呢?”

    她一直都知道阿莎是怎么欺骗班尼特的,也知道她对外是怎么说自己和天后的。

    康乐看着这剑拔弩张的气氛,自己也跟着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班尼特不愧是混沌魔啊,一点不害怕眼前比自己强大了许多的阿纳塔西娅,“你把阿莎给放了!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女人!还神,我呸!”

    “很好!小伙子,你是第一个敢和我当面叫板的,可比这阿莎有出息多了。”

    阿莎也很无奈,你要夸他就夸他,你cue我干嘛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只见班尼特拿出了自己的武器离阿纳塔西娅越来越近,再这样下去,他一定会死在阿纳塔西娅的手上。

    在天后的神殿中做了这么久的侍女,阿莎太清楚阿纳塔西娅这个优雅的外表下藏着什么样疯狂地内心了,当年的她甚至敢直接顶撞波塞冬这个级别的神,还有什么是她不敢做的。

    阿莎真的很爱班尼特,她不希望班尼特为了保护她而死掉。

    所以阿莎做了一个决定,她猛然跪下,“小主人,求您放过班尼特吧,他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阿纳塔西娅也没料想到阿莎会给她下跪,不过这感觉还挺好的,她长眉一挑,表情戏谑:“我喜欢你下跪时的模样,不然,再求一遍?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可以考虑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为了班尼特,阿莎愿意。

    “我恳求您……放了他吧……”阿莎这一次甚至匍匐在了地上,阿纳塔西娅对此很满意,放过了班尼特。

    “看在你求我的份上,我就放过他吧,啊……时间到了,我得走了,这次算你运气好,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,不要再用我的模样招摇撞骗,下一次,我敢保证,你一定会死。”说完阿纳塔西娅一挥手将康乐送到了刚才的小旅馆内,而将班尼特和阿莎送到了一个漆黑的山洞中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可远了,康乐一回去见到安于瑾就赶紧带着他和白雪离开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康乐给他们说了很多刚才阿纳塔西娅给她说的那些事。

    两人听得云里雾里,安于瑾也做出了一番分析,“我觉得阿莎想要进入那个森林一定是想要解封那个怪物,你不是说,有传说那怪物会听命于解救自己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可那只是个传说啊,阿纳塔西娅都说了不可能,斯库拉凶暴无比,她的头颅,又会好到哪里去?哎呀好了好了,我们先走,先回去。回家才是王道。”康乐暂时不想去想这些事了,催促着两人搞快点。

    可回到家后,已经是全新的一年了,他们三人都错过了和大家相聚的一晚,康乐有些懊恼,但回来的时候发现,小小的儿子已经会翻身了,这倒是新年的第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鲍夭夭抱着小康康,“哎呀你们总算回来了,这小康康找妈妈啊,我一点办法都没有,快,你来抱吧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发生了什么你一定猜不到,等我有时间了好好和你说。”康乐抱着自己的儿子,往脸上亲亲,可想死她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还是很遗憾,最后一个夜晚没有和大家一起过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关系嘛,新年的第一个夜晚大家一起过不就好了?今天我在你们公寓接到了那个月冷姐的电话,她说今天晚上会带着人过来,她要是看到你们回来的话,一定特别高兴。”

    是嘛?康乐听到莫月冷要带朋友过来玩也高兴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人基本都到齐了,康乐还叫来了自己暗鬼小队的队员们和古亚一家。

    “还以为错过了,没想到啊,新年的第一个夜晚,是我们大家在一起过的。”康乐举着酒杯,眼里还有泪光闪烁,安于瑾捏着康乐的肩膀安慰着她。

    “去年的一年,我们共同经历的许多,从不认识到认识,包括我和安于瑾从朋友到家人,再到如今的一家三口,真的……感触太多了,一晚上根本说不完,所以我……全在酒里,行吧?全在酒里。”

    看康乐这架势,是想将自己灌醉啊,不过,新年,醉就醉吧,去年他们的确经历得太多了。

    无论是康乐和安于瑾的幸福,还是龙骨的死,又或是康乐的死而复生,都深深的牵动着所有人的心。

    “是啊,说实话,我真的没想到阿瑾会是我们这群人里最先结婚的,更没想到一直别别扭扭的白雪和月冷,会走到了如今这一步,你们也要结婚了,我祝福大家,新的一年,都平安顺遂。”

    平时沉默寡言的周邪今天难得那么多话,不过他的祝福也是大家对新年的期望。

    成人的世界里,永远没有容易二字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小康康突然咿咿呀呀起来,康乐和安于瑾同时转过头,“去年是我觉得最幸运的一年,我遇到了康乐,终于让她成为了我的妻子,她还为我生下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儿子,也让我体会到了失而复得的心情,真的……人生的大起大落也不过是她离开了又回来的那几天罢了。”

    安于瑾握住了康乐的手,他含情脉脉地看着康乐,两人相视一笑,周围看热闹的大家也不再打趣,而是衷心的祝愿康乐和安于瑾能够越走越远,一直相伴到老。

    “新的一年了!别哭哭啼啼的,来,我们大家举杯,祝愿新的一年里,都能找到自己的小确幸!不求大富大贵,只求所爱和爱我们的人,都能够福禄无忧。”鲍夭夭的话触动了在场每个人。

    是啊,生活要什么大富大贵,爱的人就在身边,衣食无缺、平安健康就已经是最大的幸运和无数人所期盼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而最让康乐感到意外的,还是古亚,“我希望,世界的每一处角落,都没有战争。和平是个太难实现的梦,但我真的希望,在我活着的时候,能够看见硝烟散尽。”
安卓版App,同步阅读,不再错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