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话音刚落,丁润又弹了弹刀身,伴随着清脆的颤音,桑弘急忙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在他离开的那一瞬间,原地地面上出现了一道数米长,一米深的刀痕。

    丁润紧接着又是一弹,空中的桑弘此时不好闪避,急忙卷起一旁的大树,直接一扯将大树拉到身前,然后粗大的树身仿佛纸糊一般,瞬间被无形的刀气切成两截。

    那刀气去势未消,依然往他身前劈来。

    不过有了大树的残渣碎末,无形的刀气已经有迹可循。

    桑弘直接一挥双手链条,砰的一声,硬生生将刀气击散。

    丁润也不在意,继续伸手弹在剑上。

    他每次弹在刀身的位置不同,发出的声音也就不同,倒真的像乐器的不同音符,连在一起真的很像一首歌。

    只不过比起其他娱乐性的歌,这首歌声音里尽是杀机。

    桑弘有了刚才的经验,于是直接用双手链条卷起周围的树叶、草枝等等,甚至还挥舞链条卷起周围的尘土,让空气中充斥着各种杂物,如此一来对方无形的刀气也有迹可循,他才不至于像无头苍蝇一般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旁边祖安等人方才看清楚了那些刀气的轨迹,很多时候并非正面往桑弘劈去,而是从后面、侧面、斜下方、斜后方等等各个意想不到的角度往桑弘攻击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丁润明明站在远处,是怎么做到从桑弘身后出刀的。

    桑弘此时眉头皱得越来越深,尽管他可以用这个法子来各种躲避对方的刀气,但这样一直挨打实在还是太过被动。

    主要是对方这些刀气进攻的角度实在太刁钻了,只要一个不留神,很可能便会中招。

    桑弘担心久守必失,数次试图拉近和对方的距离,和丁润近身作战,让他这刀气不方便发出来。

    可惜丁润是不是往后退,再加上控制着刀气的急缓程度,始终在两人中间保持了足够的距离。

    砰砰两声,桑弘身上的锁链炸裂开来,原来因为被他的火焰炙烤,再加上锋锐无匹的刀气攻击,终于承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丁润又怎么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,直接五指连弹,数缕刀气犹如跗骨之蛆一般四面八方往桑弘各个要穴攻了过去。

    手上没了兵刃,只能以血肉之躯对抗,桑弘的形势相当不乐观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桑弘怒吼一声,身前忽然出现了四个燃烧的轮子,围绕着他的周身急速旋转,袭来的五道刀气,被这些燃烧轮子构成的防护网尽数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风火轮!我爹拿出看家本领了。”桑迁兴奋地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风火轮?”祖安面色古怪,你爹这模样怎么看也不像哪吒那般美型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桑弘已经动了,他趁着周身风火轮的庇护,迅速往丁润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丁润数次弹响长刀想阻止,只可惜依然攻不破对方的防御。

    桑弘已经逼近他身侧,伸手一招,周身四个风火轮合而为一,变成了一个更大的火轮,直接往对方攻了过去。

    丁润急忙架起长刀一挡,整个人身形颤了颤,显然这一下他吃了不少暗亏。

    桑弘同样不会浪费好不容易赢来的优势,不停地往他周身攻了过去。

    丁润数次反击,但是都被他那庞大的火轮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眼看着漫天都是火影,丁润的身形在猛烈地攻击中若隐若现,桑迁面露兴奋之色:“好!爹当真厉害!”

    祖安却不这么乐观,从一开始的交手来说,桑弘的修为明显要弱于丁润一些,如今桑弘爆发了大招,丁润又岂会没有底牌?

    果不其然,忽然一声虎啸传来,隔得老远都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压传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什么……”桑迁瞪大着眼睛,一颗心瞬间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战场中央忽然出现了一头紫色的猛虎,那猛虎并非实体,而是雷光流转形成的一股虚影。

    可说是虚影,但那紫虎挥爪攻击,却能将桑弘的风火轮打得火光四溅,感觉不是实体胜似实体。

    祖安定睛一看,发现这头猛虎虚浮在丁润身后,显然是他弄出来的异像。

    雷系么?

    难怪之前的刀那么快。

    祖安刚感叹完忽然觉得自己错了,因为和刚才比起来,现在丁润的速度快了近乎一倍。

    场中甚至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,只能看到一头紫色猛虎不停咆哮着扑向桑弘,每一次扑击,都会绽放出大量的火花雷光,同时发出巨大的声响,显然他如今攻击的威力比之前也提升了很多。

    随着两人的打斗,周围的花草树木早就被夷为平地,连地表的泥土都裸露出来,祖安等人不得不往后移动避免被打斗的余波伤到。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趁机离开,主要是他们修为被禁,就算走也走不了多远,等会儿如果丁润胜出要追上他们是分分钟的事情;

    如果桑弘胜出,那么也不用跑了。

    所以还不如在这里看一下双方最后的战况。

    不过目前看来胜利的天平在朝丁润倾斜,之前还是红色的火光充斥了战场,但随着丁润爆发,如今却是紫色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忽然砰的一声巨响,桑弘身前的巨大火轮被那紫虎一扑,直接散成了四块。

    然后那紫虎趁势挥爪,直接将那四个小火轮拍到了远处山体之中。

    然后再趁机猛地往桑弘一扑。

    桑弘惨叫一声,整个人犹如一个破败的沙包一般直接摔到了地上,他挣扎着想站起来,但下一刻却双脚一软,整个人再次摔倒在地上,只能靠双手撑地方才没有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,只见他胸前肉眼可见多了一个凹陷,看样子有些像那紫虎的爪印,同时胸口那边也多了一个刀口,离心脏只有半寸之遥。

    “桑大人反应不错,竟然能在最后关头躲开我致命一击。”丁润背后巨大的紫虎虚影渐渐散去,他的刀也重新回到了鞘中。

    如今尘埃落定,桑弘虽然躲开了致命一击,但也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。

    见桑弘重伤,甚至连移动都有些困难,丁润转头望向另一边的祖安等人:“还是先解决你们吧,免得到时候你们又跳出来说身上禁制已经解掉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几个人的修为都威胁不到他,但身为一个杀手,最重要的就是避免各种意外。

    长刀出鞘的一瞬间,他前所未有地犹豫了,本来是打算先杀桑迁的,但忽然想到刚刚祖安表现出来的心智,再加上他从头到尾似乎表现得太镇定了,让他总觉得是个隐患。

    于是中途直接改变目标,直接往祖安喉头刺了过去。
安卓版App,同步阅读,不再错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