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无量量劫至,众生劫灭,这样的结局,无疑是悲剧。

    烛龙不允,硬生生将一个盘古纪元,衍生至五个无量量劫,要将众生留在自己身边,名义是一届盘古,实际上做了五届盘古。

    若只是两三个无量量劫,其他大罗就忍了,看着烛龙,以及一干先天古神的面子上就忍了。

    但是,烛龙一做就在五个无量量劫,足足干了五届盘古,俨然有继续坐下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吃独食的会引来众怒的。

    你烛龙有梦想,心怀苍生,难道其他大罗就没有梦想,就没有心怀的苍生吗?!

    仙道也有治世的理想,佛道也有自己的慈悲,人族大罗也是有自己的版图设计,并不是一切都要顺你烛龙心意!

    在第五个无量量劫末期,诸天大罗齐齐逼宫,仙佛神圣诸道并起,那一战用惊天地泣鬼神都不足以形成,只能说纪元崩塌,唯有毁灭与造化并生。

    最终的结局,显而易见,烛龙再强也是寡不敌众,只能让出盘古尊位。

    但是烛龙的理念,并没有放弃,并且延续至今日。

    烛龙闭目冥想,心心念念,烛龙盘古纪元的众生围绕在祂四周,重重宇宙叠加,无尽时空礼赞,无量量众生生活在烛龙念头之中,生活在烛龙心间。

    仿佛那个烛龙盘古纪元重临,仿佛昔日的众生都活着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对,他们确实都活着。”造化领域的至尊,娲皇眼瞳荡起涟漪,浮现色彩,看穿了众生的本质。

    烛龙露出一丝微笑道:“他们自然都活着,他们都在我的心间,演绎自己的故事,不断传承历史文明,并且一步步修行,神道永恒昌盛。”

    “烛龙盘古纪元众生一直都在,只要烛龙在,众生就在!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神道!这便是责任!”

    一瞬间,不知有多少神道后晋大罗心向往之,不知有多少仙佛大罗高山仰止。

    将一个盘古纪元的众生担负于肩上,存在与心头,这是何等大毅力,这是何等大决心,这是何等大道啊!

    可谓神道巅峰,太初有道,道与神同在,太极有人,神与人同在。

    这是一条无上辉煌的神祇大道,虽说烛龙单身一人,众生与他同在。

    “可是他们不能证大罗,不能证太乙。”

    三清之首,太上道德天尊终于出声了,并且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根源所在。

    “天下之物生于有,有生于无;返也者,道之动也。弱也者,道之用也。”

    “神道永昌,却无衰弱,恰如一谭死水,众生永无证道大罗太乙之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没有可能!”烛龙斩钉截铁道:“只有本神再证盘古,再造纪元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就能从心中先入现实,就有了变化,就有了证道可能。”

    太上道德天尊眼瞳浮现太极阴阳,推演无量,思索片刻之后,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一时间诸天大罗诧异,教化之功谁都比不上太上道德天尊。

    他都默认了,说明烛龙的大道是正确,只有一直走下去,就能成功。

    至于希望渺茫,谁会在意这个,能证大罗者都是于不可能中证道可能的奇迹。

    他们自身就是奇迹,故而相信奇迹!

    “此事断无可能!”鸿钧道祖坚决反对,眼瞳冰冷

    他是道之始,人之祖,如果让烛龙的盘古纪元延续,人族归于何处?!

    难不成,人族都要去尊崇烛龙,成为烛龙的子嗣?!

    这置三皇五帝,诸位人祖于何地!

    人族大罗纷纷支持鸿钧道祖,虽然人族内部派系众生,纷争不止,但到了一致对外的时候,还是团结一心的。

    猛然间,有一位大罗肃然起身道:“如何不可能了,这违反了那条大罗基本法?!”

    “道祖莫非要搞一言堂不成?!道祖将大罗自由博爱的精神置于何地,将紫霄宫议会置于何地!”

    啊这,紫霄宫议会是鸿钧道祖提议的,这波是打着道祖的旗号反对道祖,这位大罗打得一手好拳法。

    诸天大罗纷纷侧目而视,想看看是哪位英雄豪杰,敢在紫霄宫明面反对道祖鸿钧,改天在他坟墓上多献一朵花。

    原来是钟鼓大罗,那没事了。

    一个盘古纪元多多少少有几位大罗太乙超脱而出,钟鼓大罗就是烛龙纪元超脱的大罗,更重要的一点,钟鼓是烛龙之子,乃是通天彻地之应龙。

    “小孩子,不要闹,大人说话,不要插嘴。”

    烛龙投下慈爱的目光,将钟鼓大罗冲撞道祖,挑衅紫霄宫,归类为小孩子闹事,堂堂道祖总不能找小孩子撒气吧。

    钟鼓大罗感受到了烛龙的目光,心领神会,退到了诸位先天古神的背后。

    鸿钧道祖收回了目光,在小本本上记上了钟鼓的名字。

    鸿钧道祖不能出手,某位走火入魔的神经病大罗误伤,那就不关我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眼见紫霄宫快要对立起来,佛门二圣出来打了一个圆场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合十道:“烛龙施主,贫僧有一个建议。”

    诸天大罗侧目,烛龙挑眉道:“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佛面露慈悲之色道:“烛龙盘古纪元不能证道太乙大罗,未必不能证道如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佛门一脉直指心灵,同心头生灵相得益彰。”

    “烛龙施主,不妨将我佛门与神道结合。”

    烛龙神色一变,肃然起身,问道:“什么是佛门与神道结合?!”

    阿弥陀佛耐心解释道:“佛门与神道结合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烛龙打断阿弥陀佛,大声呵斥道:“什么是佛门与神道结合?!什么是佛门与神道结合?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翻译翻译什么是佛门与神道结合?!什么TM的叫佛门与神道结合!什么TM的叫TM的叫佛门与神道结合!”

    钟鼓大罗冒出来,冷哼一声道:“烛龙之民,焉能拜他佛!”

    阿弥陀佛·接引面露悲苦之色,口诵:“慈悲,慈悲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……烛龙盘古纪元的众生有了超脱希望,佛门有了新的支脉。两件快乐事情重合在一起。而这两份快乐,又给贫僧带来更多的快乐。得到的,本该是像梦境一般幸福……

    阿弥陀佛理解不了烛龙的固执,烛龙也厌恶佛门的入侵。

    矛盾没有化解,反而更加激烈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昔日的天庭天帝,帝俊站了出来,咳嗽一声道:“纯路人,有一说一……”
安卓版App,同步阅读,不再错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