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那妖兽看到圣火之后,眼中尽是恐惧之色,颤颤悠悠的道:“你这是圣火?人类这么可能驾驭圣火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不可能的!”陆奇森冷的道了一声,那圣火便以雷霆之势向着妖兽攻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妖兽大惊,旋即身躯一闪,想要施展瞬移逃离,可陆奇哪会给它机会?

    这一刻,它所处的空间尽皆被锁定,其身躯根本无法移动半步!

    不出任何意外,那圣火彻底把此兽给吞没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只元婴从圣火内逃了出来,哀求道:“壮士饶命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肯定会饶你不死的。”陆奇冷冷的说完,其眉心处迸射一道四色神光向那元婴的身躯罩去!

    霎那之后,那元婴变的极为温顺,向着陆奇缓缓地飞了过来,陆奇用神念将其锁定,直接收进了五行珠之内,至此以后,他又多了一个灵魂信徒。

    亭子上端坐的美妇,终于被陆奇的举动给吸引了过去,开口问道:“莫非你是来救我脱困的?”

    陆奇点点头道:“不错,在下姓陆名奇,乃是受司徒郝之托,专门来救你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那美妇的眼中微微有些湿润,暗自沉吟道:“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依然还记得我,看来我没有白白在这里等待。”

    陆奇叹道:“当然没忘记你了,你们的事迹在下听说过一二,那真是感动天地啊。”

    闻言,那美妇眼神一凝,问道:“你怎么会听说过?”

    “我是……在来这里之前,司徒郝告诉我的,”陆奇还不想透露与芊俞的关系,便随意给搪塞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美妇面上露出了狐疑之色,问道:“他怎会告诉你这些?还有你与我非亲非故,又为何来救我?”

    陆奇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催促道:“这些一时半会还说不清楚,你还是先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与不说都无所谓,”那美妇的面上尽是凄冷之色,道:“你还是走吧,回去告诉司徒郝,就说我在这里很好,让他放心,还有就是多谢你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竟然起身对着陆奇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陆奇见状大急,也同样鞠躬回礼道:“你这份大礼在下受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美妇平静的道:“不管你是出于何种原因,总之你来此救我就当得起这份礼数。”

    陆奇无奈的道:“这些咱们先不谈,你为何不跟我走?”

    那美妇抬头望着远方,悠悠的道:“我恐怕此生都走不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陆奇问道:“是不是因为你身上带着‘银羽星风镯’?”

    美妇秀眉一扬,诧异的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陆奇嘿嘿一笑:“我当然是事先打听到的,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,我既然敢孤身一人来此,就早已做好了充足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闻言,那美妇的面上尽是欣赏之意,赞许道:“你果然非寻常人,从你刚一进来,我就知道你与常人不同,想不到你的确让我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“过奖过奖,”陆奇随意的谦逊了一番,便道:“你带的镯子不是问题,现在你可以跟我走了吧?”

    那美妇仍是不太相信陆奇,狐疑道:“可是……这乃圣主亲自放置的‘银羽星风镯’,你确定能够破除?”

    哎,你真啰嗦,陆奇差点把这句说出口,但话到嘴边却忍住了,毕竟此女乃是芊俞的母亲,也就是陆奇的准丈母娘,有些时候还需讲一些礼数的。

    于是,陆奇认真的点点头,道:“您把心放到肚子里吧,我保证能够破除,现在您可以跟我走了吧。”

    那美妇从陆奇的眼中看到了真诚,便点点头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陆奇道:“现在请您紧闭双眼,全身放松,不要做任何抵抗。”

    闻言,那美妇轻轻地点点头,闭上了美眸……

    望着眼前的美人,陆奇不由得多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番举动,令那美妇随即睁开双眼,叱道: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陆奇被怼的面红耳赤,赶紧解释道:“我只是看您太过美貌,一时没忍住就多看了一眼。”

    那美妇看到陆奇的双眼无比清澈,且没有任何的亵渎之心,便暂时放下了心来,责备道:“圣主随时会回来,还望公子你快些施法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再次闭上了双眼……

    “好的,”陆奇点点头,直接把神念锁定美妇,只听嗖的一声,那美妇便从原地消失,进入到了他的五行珠之内。

    继而,陆奇通过调整,把那美妇给安排到了真极秘境之处,让其与司徒芊俞相见。

    由于司徒芊俞在襁褓中就与母亲分开,因此她并未见过自己的母亲,也不知她长什么样,起初两人见面还很陌生,当陆奇在一旁提示之后,两人很快便相认了,随后抱头痛哭。

    哭完之后,这母女二人开始叙述分开这些年发生的事情,那真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,陆奇见此便从五行珠内退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此时,陆奇早已离开了西尔塔狱,潜入地下百丈之深,因为这圣诺丛林的高手太多,他虽是一路上并未遇到过,但也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为了以防万一,他又让那绝命鼬在一旁带路,尽可能的绕过那些修为高深的妖兽,想不到此法还挺不错,他一直行至外围都没发现一个高阶妖兽。

    正当他得意忘形之时,前方突然没了道路,眼前被一层黑色的迷雾给遮挡,根本看不透任何路线,这诡异的一幕,让陆奇心中泛起了嘀咕,只能停在原地踌躇不前。

    忽然从陆奇的耳边传来了一声厉喝:“阁下想来就来想走就走,真当我圣诺丛林是摆设?”

    话落之后,前方缓缓出现一个人影,那人影瞬间凝实,赫然是一个墨衫老道。

    这老道身穿一件墨色衣衫,腰间绑着一根鸦青色龙凤纹宽腰带,一头乌黑的头发,有着一双清澈的眼眸,身形高挑秀雅,当真是顶天立地器宇轩昂,最可怕的是陆奇根本看不透其修为,由此证明老道的修为定在渡劫期以上,甚至更高。

    陆奇暗叫一声:“不好,”随即果断的燃烧了气之血,施展那绝命太乙血经!

    此功一经施展,陆奇的修为开始暴涨!

    合体中期!

    合体后期!

    合体大圆满!

    只听轰隆一声,他的修为突破瓶颈,一直升到了渡劫初期才停了下来!

    与此同时,陆奇的身躯变为血红之色,其上还泛着雷电的痕迹,天空中顿时乌云密布,似乎要下雨一般。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墨衫老道见状,轻咦一声:“此子怎会有我妖族的功法?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陷入了沉思,竟对陆奇的异状丝毫不顾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一刻,陆奇终于完成了提升,整个人感觉修为大增,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,直接对着虚空一指,正前方便有着一大串雷电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听噼里啪啦一阵巨响,直接把虚空给劈的四分五裂,可奇怪的是,眼前仍是漆黑一片,不可见物。

    这诡异的一幕,让陆奇大呼不妙,虽然他的修为升到了渡劫期,但面前的老道太过强横,在没有弄清楚原因之前,他不敢冒然与之交战,况且他的修为只是暂时提升的,很不稳固,与真正的渡劫期还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通过斟酌,陆奇决定逃离此地,便直接施展瞬移消失,下一秒出现在前方几千丈开外,他放眼望去,前方仍是黑漆漆的一片不可见物,这让他颇为诧异,便再次瞬移了几千丈之多,等他出现之后,前方仍漆黑一片,于是他还不死心,就不停地施展瞬移消失,可每次现身之后,结果仍是一样不可见物!

    无奈之下,陆奇把神念放出去,发现处处受阻,根本毫无进展,对此他心中升起了一丝恐惧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从其耳边传来了一声厉喝:“在老夫的迷雾法则之内还妄想逃脱,真是不知所谓!”

    “迷雾法则是什么?”陆奇虽是身陷囹圄,还不忘问出心中的疑虑。

    “无知的人类,既然你是将死之人了,那么老夫就告诉你吧,这迷雾法则乃是渡劫期的独有技能,法则之力!当修士在合体期的时候就会事先感悟法则,等到了渡劫期以后自然就会领悟法则之力,懂了吧?”墨衫老道冷冷笑道。

    陆奇抱拳道:“明白了,多谢前辈告知。”

    墨衫老道说:“你小子死到临头了,居然还如此的礼貌有加,就凭这点气度,老夫也会留你个全尸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对着虚空一点,那漆黑的迷雾登时增加了数倍之多,尽皆向着陆奇体内涌入……

    陆奇对此并不在意,因为此时的他仍旧处在无敌之状,不管这老道的法则有多厉害,肯定是拿他没有办法的。

    果然,那些漆黑迷雾在遇到陆奇的身体之时,竟然是无从捉摸,陆奇像似在虚幻当中,根本不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这一幕被那墨衫老道看在眼里,顿时吃惊不已:“不可能!老夫明明已将你困住,但你却像似不存在这世间,这究竟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陆奇反问道:“你莫非是在这丛林内呆久了,成了井底之蛙了吧?”

    墨衫老道闻言大怒,叱道:“臭小子竟然辱骂老夫?”

    陆奇嗤笑道:“我骂你又怎么样?你连这个都看不懂,真是白白活了数万年。”
安卓版App,同步阅读,不再错过!